白脩希尔

序章 · 阴 影

夜半时分,今夜无云,凌乱的室内没有开灯,仅凭微弱的月光增添亮度。

缩在墙角的女孩眼中毫无生气,看着眼前的一切。

女孩的名字叫做洛希。

当时只有8岁的小洛希眼平淡地望着眼前那曾经温柔的母亲。

「…妈妈…」

被称为妈妈的女人静静躺在那儿,睁大的眼直视着房间另一头、同样躺倒的男人。

小洛希默默滴下眼泪,不敢哭出声。

小洛希的父亲曾是个商人,因为被人陷害后公司破产而倒闭,就此一蹶不振。

自那之后,父亲外遇、天天酗酒,甚至染上毒瘾…于是母亲便出去找工作。

原本美丽温柔的母亲被工作压力以及丈夫的行为搞得身心俱疲,而那时的小洛希还天真的奢望能够回到以前那段美好的时光。

终于在那之后的某一天,父亲断了母亲的最后一根理智线…

那天,父亲又是拿着酒瓶、醉醺醺的回到家,母亲出去工作还没回来,小洛希一个人乖乖看家。

「噶…你妈、人呢?噶…」

「妈妈…妈妈他出去工作还没回家…」

小洛希害怕的说道,因为他知道,父亲只要一喝酒就容易出现打人的行为,他和母亲都被父亲打过。

「啧…喂,你妈把钱放哪儿去了?你应该知道吧?快说!」

父亲挥舞着酒瓶,张牙舞爪的吼道。

「我、我不知道…」

「阿?怎么可能?你不知道你妈把钱放哪儿?那就给我找出来啊?!死兔崽子!!」

父亲一边说一边用空着的手拉过小洛希的头发,抓得小洛希喊疼。

「你个臭娘们叫什么叫!看我怎么修理你…!过来!」

父亲把她抓了过来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不、不要…救命…呜…」

小洛希害怕的挣扎,大声哭了起来。

「闭嘴!叫你哭…!」

几下殴打,小洛希昏了过去,脸上身上都出现伤痕,终究敌不过男人力气的她,被一个狼父玷污了。

这时,母亲刚开门就看见父亲的鞋子放在玄关,他急忙冲了进来,看见父亲的举动时大声尖叫:「你在做什么?!!快放开她!!」

「谁叫他…噶…他不肯把钱交出来!噶…」

父亲继续动作,完全没有管身后的女人惊慌失措的神色。

母亲惊恐的上前阻止父亲,两人扭打了起来。

扭打过程中,小洛希醒来,目睹了父亲抓着母亲的头去撞桌脚,接着撞玻璃门,而后拿玻璃碎片刺入母亲颈子的过程。

母亲倒在地上,大片血液沾满了地板,父亲默默回头看着小洛希。

小洛希害怕的阵阵发抖,跑到了玄关想逃出去,却被父亲抓住甚至摔回屋子里。

他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防身的东西。

就在父亲压上他、想要再次侵犯他时,小洛希什么也不想,抓着刚刚父亲刺母亲的玻璃碎片就往父亲头上一刺!

父亲瞪大双眼后应声倒下。

小洛希此时心象是死了一般。

他默默起身关上灯,坐在房间的角落里,身上的衣服还是和刚才一样凌乱不堪,眼中已毫无生气的看着这一切。

被一阵踹门声和吆喝声吵醒,睁开双眼,慢慢坐起身。

又梦到,以前的事了。

洛希走下床穿好衣服,距离那事儿也过了9年了。

在那之后,附近邻居通报了相关单位,当相关单位的人和警察到场时,看到满地的血液和两具已然冰冷地尸体时吓了一跳。

他们在衣橱中发现了衣衫不整的小洛希缩着身体睡着了。

小洛希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看到的场景,让警察感到诡异的是,小洛希的情绪平静的好象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最后,他被安置到一个寄养家庭,和隔壁的女孩成了好姐妹。

打开房门,好姐妹蚀月正坐在客厅的沙发,甚至自己倒好茶吃着甜点。

他转头过来看看:「怎么那么久阿!」

「没什么。」洛希垂下眼睑,坐到蚀月旁边,迅速咬了一口好姐妹手上的饼干,「穿衣服嘛,还要整理头发,我是长头发呀。」

「…喏。」蚀月宠溺的把饼干塞给对方,心中os:女孩子嘛,打扮好带出门比较有面子。

「嘻嘻。」

洛希高兴地吃着饼干,仿佛刚才那个梦不存在一样。

下午还说好要和蚀月出去玩呢。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