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脩希尔

這次的CWT49認親卡
是凱莉大小姐!!!!
還在想要怎麼上色

色鉛筆跟麥克筆哪個好呢?

昨天忘记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狐大人对不起(´°̥̥̥̥̥̥̥̥ω°̥̥̥̥̥̥̥̥`)(´°̥̥̥̥̥̥̥̥ω°̥̥̥̥̥̥̥̥`)(´°̥̥̥̥̥̥̥̥ω°̥̥̥̥̥̥̥̥`)

穿着某星星控的外套
戴着某星星控送的星星造型颈饰
手上是某星星控替他戴上的戒指

第一章 启 程

#凹凸大赛乙女向

#OOC小心 避雷注意

#撞到就、就、对不起((鞠躬

可以?那就 GO-▷-▷-▷-▷-▷

坐在前往凹凸星球的飞船上,遥远的路途令人感到乏味。

洛希听着一旁的好姐妹又开始埋怨无聊的旅途,只无奈地笑笑,并没有多做反应。

听说[那些人]也来参加凹凸大赛了,虽然我不是为了报复他们而来…但…

总会有让我回礼的时候。

希望能够拿到攻击型的技能,不至于杀死他们,但能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

在心中暗暗地想着,嘴上却露出了温和的笑。

过了一会儿,旁边突然没声音了,转过头看去,蚀月正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甚么。

看着蚀月又开始发呆、甚至握紧脖子上的那条项链,一定又想到他父亲了吧。

每次蚀月想起他的父亲都会做出这个动作。

接着,蚀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了。

「我说,离那边还有多远啊?」他松开手中的项链,坐姿不雅的用脚踢了踢驾驶坐的椅子。

「行了,别催了,快到了,要不是你们星球这么偏僻会开那么久吗?」

搬运人先生像是抱怨的回答让蚀月听了之后不是很高兴的瞇起眼睛。

「你再说一次?」她用力的踢了椅子一脚,椅子稍微的转向连带让飞船小小转了个弯。

蚀月被这个弯吓了一跳却故作镇静的骂道:「woc!你会不会开船啊!?」

「妳不要踹开别人的椅子不就没事了吗?」这时洛希无奈的发话了。

蚀月露出委屈巴巴的神情,「可他嫌我们星球偏僻…」

洛希听了之后,笑的一脸温柔,从后面摸着搬运人的头。

「搬运人先生,你刚说什么?可以再说一次吗?」

声音语调如此甜美,却让搬运人感到一阵不寒而慄。

他吞了口口水,怎么这妹子看来单纯,说起话来这么犀利阿…

「不…就是,呃哈哈,那个…快到了!你们看!」

他慌张的转移话题,蚀月微微侧头看了看窗外,从一望无际的星海换为绿油油的树林。

「景色倒是挺美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可爱的妹子,洛希妳觉得呢?」蚀月问道。

「我觉得嘛?应该会有吧?最好是黑长直!」洛希依然笑得甜美。

「黑长直呀…我只要长得好看,身材好的我都喜欢,不然可爱的正太也不错,最好是聪明的,乖巧的孩子。」蚀月也笑了,不断往窗外打量着景色。

洛希想了下。

「希望跟我一样喜欢吃甜的。」她说着,还舔了下脣,动作看来有些俏皮。

两个女孩子笑笑的说起自己未来的对象,搬运人先生听得很无言。

人家是来拼死实现愿望的,你们两个是来找老公(婆)的…

在飞船降落之后,搬运人跟赶瘟神一样的把两人赶下去,接着立刻就飞走了。

「喂喂,也太没礼貌了吧?好歹给我们讲一下哪里领技能啊。」

不满的盯着那个飞远的小点,蚀月向洛希抱怨着。

「算了吧,自己问路啰,他可能忙着去载其他人吧。」

深知對方對自己在船上的態度有點陰影,洛希心中小小的暗付。

「欸?问那个人怎么样?他发型挺炫炮的,跟阿毛家种的那盆芦苇一样。」蚀月指向一名白色头发的少年,对方肩上绿晃晃的大刀跟发型都很吸引她的注意力。

「别这么说人家,走吧,问路去。」洛希训斥了下蚀月,边跟着旁人走向对方。

「欸!帅哥!借问路呗!」尝试从后面叫唤对方,对方却没回头,蚀月再接再厉的想把手搭上去。

「喂你…!」手没碰上对方,对方的刀刃却已经靠在自个儿脖子边上。

「别碰我。」少年举着大刀,神情同语气一般寒冷。

「啊…抱歉,我们只是想问路,我朋友比较热络。」洛希把蚀月拉向自己身后,远离对方。

蚀月也从恍惚中回神。

「咳,她…她说的对,我们只是问路…」不再像刚才那般热烈,蚀月有些孬了。

似乎是方才的骚动所导致,周遭的人看了过来。

那少年稍微瞧了会儿周围的人,冷淡的将大刀移了个方位。

刀尖直直的比着一台机器。

「那边。」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吧。」蚀月闷闷的说,手默默牵上洛希的。

可怕的沉默蔓延在两人之间,但牵着的手却象是安慰一般,洛希轻轻握了握对方的手。

「妳要先吗?」蚀月问道。

「好。」

踏上机器的站台后周围便立起屏障。

『欢迎新的参赛者到来!』

「你好。」洛希甜甜地笑了,乖巧的打了招呼。

『哎呀!这次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呢!』

萤幕上跑出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边有些规则请妳看一下。』

洛希认真的翻看着那些规则及注意事项,当他终于把所有细节看完似乎也花了不少时间。

「我看完了。」洛希轻声说道,他的教养教他要有礼貌的对待任何人。

『好的!』

身体被扫瞄过后,跑出了宾果台,随着音乐声响,一个可爱小巧的蝴蝶结停在洛希眼前。

『恭喜妳!妳的元力技能是 · 缎带舞!』

「蝴蝶结…缎带舞、?阿…」

伸手要触碰它时,蝴蝶结在眼前展开成一条缎带,缠绕过他的腿、他的手,最后停驻在洁白的颈子上,变成一条颈带。

「谢谢你。」

『那么,在此祝你好运!』

身边的屏障消失,走下站台。

「领到好技能了?」

「嗯,我很喜欢。」轻声笑着,「换妳了。」

「嗯,乖乖待着,别被拐走啊。」

洛希一脸懵逼的看着蚀月,「我这种的怎么会有人拐走?」

「妳这么可爱他们不拐是脑袋坏了吗!?」

洛希不再是一脸懵逼了,而是露出看着傻逼的眼神。

蚀月上了站台后,便被屏障掩去了身姿。

想想刚才自己花了点时间,蚀月应该也不会太快吧?

这么想着,开始在这个空间里四处打量,不一会儿就整理出了思路。

听刚才路过的人们说这里是凹凸大厅,然后,以凹凸大厅为中心,似乎还有很多可以探索的区域,再来,分数是积分制,积攒的分数越高排名越前面的样子,前几名的名字是…

当洛希正自顾自地分析时,一道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

「哟、这不是“弱希”吗?」

听着那来者不善的语气,马上就能猜出是谁了。

转过身看见的女孩与过去看到的无异,一头飘逸的金髮、满是鄙夷的可爱脸蛋、手上戴着许多昂贵的宝石戒指、穿着一袭看就知道不便宜的高级连身洋装。

喔对,还有背后那些从原本星球就誓死跟着他的喽啰们以及张牙舞爪的气焰。

「…凝凝。」洛希看着女孩,喊出对方的名讳。

洛希知道他也有带着他那帮喽啰们来参加,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

即使知道了他们也在这儿,还是装作意外的说:「原来你们也来啦?」

「是啊!毕竟这是强者的比赛,我们出现在这儿理所应当,反观你…明明没什么能力,却要来送死?呵!别笑死人了!」名叫凝凝的女孩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心中满满的鄙视全都反映在脸上,尤其是那个眼神,充满了妒火。

…哎呀呀,那什么眼神?

杀了你喔。

洛希在心中压抑着杀人的欲望,因为听说凹凸大厅不能打架,会被扣积分。

她一向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不求第一但要名列前茅,可不希望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拿负分。

「没关系,反正磨练就是了。」露出亲切的微笑,洛希轻声回应道。

「…就是这个脸。」凝凝看着那张脸,气不打一处来。

洛希见情况不对本想离开,但蚀月还在领技能呢、还不能走啊。

「就是这个脸让我讨厌!」凝凝的一声怒喝除了引来旁人的视线外,还让喽啰们把洛希团团围住,每个人都拿出领到的技能向他攻击而来!

糟了…!

洛希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并且用手挡在身前。

预想的疼痛没有袭来,他慢慢睁开眼睛。

「这么多人对一个新手,即使是美丽的小姐也是不行的喔?」拿着两把剑的棕髮男子一边替她挡下攻击,一边说道。

「不需要你管闲事!让开!」凝凝一脸凌厉。

「恕我无法坐视不管。」男子依旧不肯退让。

当两人对峙时,一群裁判机器人跑过来:『前面的参赛者!凹凸大厅内禁止打斗!』

「啧…走!」最终,凝凝带着他的一帮喽啰们火速离开。

棕发男子则乖乖地等裁判机器人来了之后,接受扣除积分的惩罚。

「…谢谢你。」

待裁判机器人走后,洛希倾身向对方道谢。

「在下只是看不惯这样的围剐行为罢了。」棕发男子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道:「在下的名字是安迷修,最后的骑士,为你而来,美丽的小姐。」

「呵哈哈、你好有趣喔。不用那么拘谨没关系啦,我是洛希。」洛希被他一本正经的态度逗笑了,「抱歉喔,害你被扣分。」

「没事,积分再赚就有了,解救他人对在下来说才是更重要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美丽的小姐,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办才好。」安迷修拉过洛希的右手,在手背上一吻。

「你真的很有趣呢。」

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突然身后传来了蚀月的声音:「洛希,我回来了。」

安迷修跟洛希一起转过头来———


跟我合写的另一大佬— @墨漪岚
他是大佬我不是QQ

序章 · 阴 影

夜半时分,今夜无云,凌乱的室内没有开灯,仅凭微弱的月光增添亮度。

缩在墙角的女孩眼中毫无生气,看着眼前的一切。

女孩的名字叫做洛希。

当时只有8岁的小洛希眼平淡地望着眼前那曾经温柔的母亲。

「…妈妈…」

被称为妈妈的女人静静躺在那儿,睁大的眼直视着房间另一头、同样躺倒的男人。

小洛希默默滴下眼泪,不敢哭出声。

小洛希的父亲曾是个商人,因为被人陷害后公司破产而倒闭,就此一蹶不振。

自那之后,父亲外遇、天天酗酒,甚至染上毒瘾…于是母亲便出去找工作。

原本美丽温柔的母亲被工作压力以及丈夫的行为搞得身心俱疲,而那时的小洛希还天真的奢望能够回到以前那段美好的时光。

终于在那之后的某一天,父亲断了母亲的最后一根理智线…

那天,父亲又是拿着酒瓶、醉醺醺的回到家,母亲出去工作还没回来,小洛希一个人乖乖看家。

「噶…你妈、人呢?噶…」

「妈妈…妈妈他出去工作还没回家…」

小洛希害怕的说道,因为他知道,父亲只要一喝酒就容易出现打人的行为,他和母亲都被父亲打过。

「啧…喂,你妈把钱放哪儿去了?你应该知道吧?快说!」

父亲挥舞着酒瓶,张牙舞爪的吼道。

「我、我不知道…」

「阿?怎么可能?你不知道你妈把钱放哪儿?那就给我找出来啊?!死兔崽子!!」

父亲一边说一边用空着的手拉过小洛希的头发,抓得小洛希喊疼。

「你个臭娘们叫什么叫!看我怎么修理你…!过来!」

父亲把她抓了过来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不、不要…救命…呜…」

小洛希害怕的挣扎,大声哭了起来。

「闭嘴!叫你哭…!」

几下殴打,小洛希昏了过去,脸上身上都出现伤痕,终究敌不过男人力气的她,被一个狼父玷污了。

这时,母亲刚开门就看见父亲的鞋子放在玄关,他急忙冲了进来,看见父亲的举动时大声尖叫:「你在做什么?!!快放开她!!」

「谁叫他…噶…他不肯把钱交出来!噶…」

父亲继续动作,完全没有管身后的女人惊慌失措的神色。

母亲惊恐的上前阻止父亲,两人扭打了起来。

扭打过程中,小洛希醒来,目睹了父亲抓着母亲的头去撞桌脚,接着撞玻璃门,而后拿玻璃碎片刺入母亲颈子的过程。

母亲倒在地上,大片血液沾满了地板,父亲默默回头看着小洛希。

小洛希害怕的阵阵发抖,跑到了玄关想逃出去,却被父亲抓住甚至摔回屋子里。

他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防身的东西。

就在父亲压上他、想要再次侵犯他时,小洛希什么也不想,抓着刚刚父亲刺母亲的玻璃碎片就往父亲头上一刺!

父亲瞪大双眼后应声倒下。

小洛希此时心象是死了一般。

他默默起身关上灯,坐在房间的角落里,身上的衣服还是和刚才一样凌乱不堪,眼中已毫无生气的看着这一切。

被一阵踹门声和吆喝声吵醒,睁开双眼,慢慢坐起身。

又梦到,以前的事了。

洛希走下床穿好衣服,距离那事儿也过了9年了。

在那之后,附近邻居通报了相关单位,当相关单位的人和警察到场时,看到满地的血液和两具已然冰冷地尸体时吓了一跳。

他们在衣橱中发现了衣衫不整的小洛希缩着身体睡着了。

小洛希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看到的场景,让警察感到诡异的是,小洛希的情绪平静的好象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最后,他被安置到一个寄养家庭,和隔壁的女孩成了好姐妹。

打开房门,好姐妹蚀月正坐在客厅的沙发,甚至自己倒好茶吃着甜点。

他转头过来看看:「怎么那么久阿!」

「没什么。」洛希垂下眼睑,坐到蚀月旁边,迅速咬了一口好姐妹手上的饼干,「穿衣服嘛,还要整理头发,我是长头发呀。」

「…喏。」蚀月宠溺的把饼干塞给对方,心中os:女孩子嘛,打扮好带出门比较有面子。

「嘻嘻。」

洛希高兴地吃着饼干,仿佛刚才那个梦不存在一样。

下午还说好要和蚀月出去玩呢。

#占tag致歉
#撞到的话我道个歉

这是要进凹凸大赛的女儿

名字:白脩洛希
性别:女
年龄:17
食物:烤肉 甜饼干
性格:习惯隐忍,来到凹凸大赛后亲眼看见好友被杀而唤醒了嗜血的本能。
爱好:唱歌
讨厌:觉得难吃的东西
星球:苏芬尼尔星
生日:2月6日
星座:水瓶座
血型:B
身高:168cm
体重:48kg
技能:缎带舞
能够操纵缎带伸缩自如以及柔软、锐利度

回原創坑

新女兒
白脩千雪

雷獅生日快樂!!!♡

试画格瑞//
其实比想象中简单一点点(?

难得画出帅哥来xDDD
后面应该也会放出自己写的文
如果觉得雷我先跟你道歉qq

前几天画的安哥嗷嗷嗷
全原子笔

赤裸的安哥
喜欢肩线♡